像先生说的一样就好

    万宝路丢了,丢在了城西,一直白色扎着辫子的串串小公狗。看到人就冲上去一阵乱扑,然后坐在地上,沙发上歪着脑袋笑着喘气的煞笔狗。

    承诺西的风很大,没有多少参观,我只能坐在一幢写字楼的大厅里面等下午一点半的面试,一等就是3个小时,时不时路过一群中午下班去吃饭的人,一阵喧嚣。

    我讨厌现在的自己,找了各种借口跑出现在供职的公司去寻找一份新的工作,想起来已经没了据理力争拍着桌子说:老子不服,老子要走精彩的一生给你看的勇气。我可以给自己找个借口说生活所迫,工资不能断,社保不能断,不然没签租房,没钱吃饭,没签带大魔王看电影。原先存下的装修前也会一点点变少。

    上次去面试,面试我的部门经理说我骨子里有一股傲气,其实我很开心,虽然最后没了那家公司的消息。

    来杭州之前在网上看到这么一句话:城市是一张虚构的藏宝图。前面半句我忘记了。我想我的前24年都很顺利。这辈子肯定能理所当然地顺利下去,慢慢变好,然后和先生说的一样,30岁娶了大魔王当老婆,35岁发了大财。

    若为了钱,我早就拍桌子走人了;若为了理想,我早就拍桌子走人了;若为了气节,我早就拍桌子走人了。

    然后问自己,如若没找好下家辞去这份工作会不会死。

    答案是不会马上死。

    所以再撑会儿,少年!

Advertisements